生活

平乐汏发古街曾经小驿站今日繁华街图

2019-05-15 23:2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发老街中的百年理发店。

大发瑶乡保留的古街

随着经济的发展,瑶乡里的瑶民逐步建起了楼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桂林生活讯(桂林蒋伟华 通讯员陶彩忠 李芳 文/摄)平乐县大发瑶族乡古街曾是一个只有几十人的驿站,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桂江上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正是因为其山高水险,这里的居民曾经饱受兵匪的欺压,民不聊生。但解放后,随 着 政 府 的 重视,古街日渐繁华,并辐射到大瑶山和江岸的瑶民,大家逐步过上幸福的生活。

曾是鱼龙混杂的荒芜小驿站

漓江、荔江、茶江于平乐县城北端处汇合而成桂江,桂江南流约18公里处,便是平乐县的一个少数民族古镇所在地 大发瑶族乡。这里山高林密,地广人稀,土地面积占全县四分之一,人口却只占全县百分之四。

近日,来到大发,看到这里的乡镇街道整齐干净,两边颇具民族特色楼房林立。漫步几百米后,在拐角处倏然出现的旧房子让人有穿越时空之感:这些木质结构的房子有数十间,都是两层建筑,房顶用瓦铺盖,一楼是门面,二楼则是住宿之用,门面全部用红油漆刷过。一些老门面依然开着门,里面卖一些杂货,还有座椅斑驳的百年理发店和老药店,提醒着来客古街的悠久历史。

据史料记载:历史上,大发是一个兴建在古昭州(平乐)与梧州之间的码头小圩镇,已有千年历史。明朝以前,大发街只是个供过往船只小憩的驿站。明末,随着工商业在广州、香港等沿海地区兴盛,平乐桂江成为桂东通向广东的黄金水道,而大发境内有枫木矶、琉璜矶(地名)两处水深狭窄,浪高水急。患病瑶胞常常无法出船,耽误救治时间,或冒险行船至此却船沉人亡。在瑶乡至今流传着一俗语:有命活到九十九,无命莫过枫木、琉璜矶。

街上的居民介绍,当时大发山高林密,这里曾是因受歧视而迁徙来此的南蛮活跃之地。国民党统治期间,大发治安混乱、匪患频繁、官府巧取豪夺外,赌博成为当时第二大害。街上还开有大赌场,到处可见游手好闲的赌徒。百姓以赌为业,田地荒芜,妻离子散解放后,几股国民党伪军、土匪及盗贼也盘踞在此,占山为王,拦截过往商船,抢劫财物,过往商船闻风丧胆。

当时,大量的商货经广州、梧州、昭平、大发、长滩至平乐,然后再到桂林。桂江两岸地势较高,南来船逆水而上,经千里的旅途到达大发后,船夫们早己筋疲力尽。便在大发码头靠岸泊船。小憩后,再集聚全身力量,把船只拉到平乐县城。

当时大发码头一次只能容纳两三只船同时停靠。为腾出空间给后来的船在此靠岸,过往商船从不在此久留或住宿。船在此停泊后,船夫、纤夫稍作休息。客商则登上河岸边的小镇上,或吃上一碗米粉,或买些急需的生活日用品,10多分钟后便匆匆开船离去,因此旧社会这里十分冷清。解放前,曾设立5天一聚赶集日,因人少购买力差,经济萧条,集市无人光顾,圩日形同虚设。

瑶民肩挑背扛出繁华街道

听着居民的介绍,走过一条100米左右的木房老街,一片大江展现在面前,江面上偶尔可以看到几只小船停泊,让人豁然开朗。当地的乡镇工作人员告诉,大发街现在由新旧两段组成,而在以前这里却只是一个小码头。

据大发街上的老人介绍,上世纪50年代后,大发这座古镇水上运输、商业开始繁荣,并达到了鼎盛时期。小镇商业铺面达80多家,街道处处都是门面店铺、旅店、饭馆和仓库。街头设有成兴隆井金龙等杂货布行铺,街中心有天佑算药铺及肉行,街尾则有后龙米行。由于大量的商品在这里交易,三天一圩应运而生。每到圩日大发街商贾云集。当地土特产山药粉、青麻、柿子、茶油等农副产品在这里交易、囤积之后运往梧州、广州、香港。沿海的食盐、布匹等食杂货也沿水路从四面八方汇聚在此进行交易。大发湾边商船出出进进,沿海商人、贩夫走卒挤满街头巷尾。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民族政策下,安抚了南蛮,平息了匪患。但因桂江不治,江水泛滥,给当地瑶民带来不少祸害。遇到暴雨,河水暴涨,枫木矶与琉璜矶卷起千层浪。

恶劣的生活条件,让瑶民尝尽了生活的艰辛。坐落在大发湾边大青石砌起的石角嘴码头,共130级,从江边呈60度角向上延伸到大发街上。舟楫往来的年代,广东、梧州上来的商贾带来了大量商货溯江而上,停泊在大发湾后,商货必需用肩一担一担挑着沿石角嘴拾级上到大发街上。

分布在瑶乡沿河两岸近半瑶族村寨,居住着近万过山瑶同胞。逢五逢十日五天一圩的广运圩,是附近方圆百里过山瑶胞们热闹的农副产品集散地,吸引大量的商贩在这里交易。每到圩日,大发街的老商贩便用肩挑着货物由石角嘴码头下船沿水路到广运赶圩。他们先把货挑到石角嘴货运码头装船,之后乘船沿水路到达约100里远的广运沿河。再把船上商货从广运沿河挑到广运圩。一次圩日往返一趟,共计要用肩挑商货四次,来回上下130多级的货运码头。一次少则几担商货,多则十几二十担不等。或拾级而上,或拾级而下,累得腰酸背痛。过去,大发流传这样一俗语:有女莫嫁大发街,挑货如同上天台。石角嘴码头建成至今,每到广运圩,码头上便会出现几十个挑山工,一字双队形排开,一上一下。日出去,日落归。

政府重视让瑶民过上幸福生活

岁月悠悠,世事沧桑。如今,勤劳睿智的瑶胞在党的领导下,在党的政策吹拂下,早已征服桂江上那桀骜不驯猛兽形象的枫木矶与琉璜矶。百里桂江,高峡平湖,碧波荡漾,造福于瑶乡两岸。陆路上,一条条水泥路宛如纵横交错的玉带伸到了瑶乡的四冲、福瑶、村落江、骆口、苍板唐家等边远的村村寨寨。今日瑶乡,水路陆路畅通无阻。

街道上,一座座整齐规划的现代化高楼,人畜饮水、农业产业化示范基地,赏心悦目的集镇亮化新大街,还有古色古香装饰的文化艺术长廊,让人目不暇接。

正在建设中的便民码头,自大发老街中心沿街边直通到石角嘴码头以下的老政府江边处。便民码头建好后,汽车,货车可随时装载货物到江边直接上下船。瑶民彻底告别挑山工日子。千百年来,瑶乡几代人期盼石角嘴码头天堑变通途梦想已变成现实。

瑶乡传承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德。他们视小偷小摸为败坏门风,并加以处置。良好的民风让街道商铺生意红火,店主、宾客和谐生财。

在码头放眼望去,江面上的小舟来往穿梭,为了方便沿岸居民学习,政府在船上建起了船家书屋,瑶民逐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激光打标机
原料生产厂家
捕鱼代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