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华尔街日报爆料人民币升值秘闻

2018-11-09 18:43:31

  华尔街爆料人民币升值秘闻

  上周四早间,几家主要外资银行接到通知,要求他们派代表到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BankofChina,即中国央行)开会。

  会议是在下午3:30左右开始的,这也是中国外汇市场每天的收盘时间。当央行一位官员开始讲话时,会议室的大门被关闭并锁了起来。据一位后来获知会议情况的银行界人士说,随后央行官员开始谈论一些有点无关紧要的话题,然后,会议工作人员开始收取与会人员的和BlackBerry掌上电脑,接著开始分发有4个要点的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决定放弃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即刻开始生效。

  这些银行人士随后被告知,他们必须静候正式声明在官方电视台当晚7点的黄金档节目中播出后才能自由活动。这种在一刻作出出人意料之举并采取严格保密措施的做法与长时间来围绕人民币的所有表现倒是非常一致。这的确是一段充满曲折的传奇故事,在此过程中,美国特使曾多次秘密访华;中国有关部门就升值幅度一直存在争议;在一次海滨会议中,美国经济学家在一群中国高层官员面前争论升值是否有必要。

  据知情人士说,早在2003年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执政伊始,中国就开始考虑人民币升值的问题了。以胡锦涛和温家宝为首的这一代领导人更年轻,也更具开放意识。而人民币汇率改革积极的推动者是中国人民银行新任行长、能讲一口流利英语的学者型领导人周小川。外国银行界人士认为,周是新一代中国高层官员中对全球经济和市场经济的错综复杂洞察力的一位。在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之前,周小川曾担任了近两年的中国证监会主席,在此任上,他以作风严厉而闻名。

  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Economics)的戈德斯坦因(MorrisGoldstein)等支持人民币汇率改革的人士认为,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转向了灵活的外汇制度,中国将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挂钩的做法不仅导致中国金融体制落后不前,而且扭曲了中国的货币政策。而曾获诺贝尔奖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蒙代尔(RobertMundell)等反对人民币升值的人士则担心,人民币改革会给中国蓬勃兴旺的出口业带来负面影响。一些人对美国人对中国外汇制度横加指责甚为不满。

  一位了解有关人民币争议情况的中国官员说,人们不禁反问,“为什么我们必须听从美国人说的话呢?”不过,中国领导人中间对是否改革也存在类似的争议,他们的观点通过各部委下设的研究机构以及国内财经媒体而显著见于报端。

  2003年春,中国人民银行对人民币钉住美元制度以及是否应放弃这种制度加大了研究力度。它为内部员工组织了有关外汇汇率和宏观基金管理的研讨会,并从美国大学和投资银行界邀请经济学家到北京发表演讲,阐述他们在这些问题上的观点。据参加过这些讲座的人士说,中央领导人希望尽可能多地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包括那些赞成和反对汇率改革的意见。人民银行还派员到香港金管局(HongKongMonetaryAuthority)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Reserve)参加培训。

  获悉央行内部的这些动作之后,香港和中国大陆投行银行界的经济学家们开始私下里猜测,中国将放弃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机制。金融市场就此拉开了一场针对人民币是否会升值的猜谜游戏。

  与此同时,随著美中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美国政界针对中国的批评声也日甚一日。而在1998年的时候,美国还对中国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坚持让人民币钉住美元大加赞赏。时至今日,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却指责人民币汇率偏低,让中国商品在海外市场享受了不公正的价格优势。为解决这个问题,美国财政部长斯诺(JohnSnow)2003年9月初曾到北京会晤了刚刚出任行长的周小川和财政部长金人庆。当时,中国就作出了日后被多次重复的表态:中国有朝一日可能会采取更灵活的汇率制度,但中国不会慑于美国的压力而采取行动。

  斯诺在2004年曾三次会晤金人庆,以期找到中国在汇率问题上有所进展的蛛丝马迹,但每次都空手而归;他在美国声调越来越高的指责声在中国并未听到回音。而与此同时,中国却暗中加紧了与新加坡金管局(MonetaryAuthorityofSingapore)官员的会晤。新加坡是世界上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成功的国家之一,这种制度保证了新加坡几十年来在经济增长的同时通货膨胀也得到了控制。人民银行向新加坡金管局陆续派出中层官员,学习如何管理其汇率体系。

  2004年5月,中国在海滨城市大连召开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会上,周小川和他的副手听取了美国经济学家有关外汇管理问题的演讲。蒙代尔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University)的麦金农(RonaldMcKinnon)不赞成中国放弃钉住美元制度。而戈德斯坦因和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的弗兰克(JeffreyFrankel)则持相反意见。

  会议结束时,人民银行的一位高级官员站起来总结说,中国准备短期内采纳蒙代尔的建议,从长期计议则会采纳戈德斯坦因的建议,不过他们“不会告诉各位所谓短期究竟是指多长时间”。

  戈德斯坦因事后回忆说,那位官员表示,短期可能是1个月,也可能是5年。

  而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对人民币的不满情绪今年春季达到了顶点。4月16日,来自纽约的民主党参议院时尚配饰定制
舒尔默(CharlesSchumer)和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参议员格莱汉姆(LindsayGraham)极力要求对国务院每年一次的开支法案通过修正案,提出如果北京不同意让人民币升值,就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7.5%的关税。终参议院以67比33的投票结果同意对修正案进行讨论。这个一边倒地支持实施反对中国的法案的投票结果让布什政府也大为震惊。

  在美国财政部内部,人们的语调也开始出现明显变化。财政部另一位高级官员说,人们感觉到为中国辩护的力量精疲力竭了。大家总的来说有一种疲倦的感觉。5月19日,斯诺任命威廷顿(OlinWethington)为与中国商谈人民币问题的特使。威廷顿长期在财政北京定做西餐厅制服
部任职,此前刚刚牵头对伊拉克国际债务中的很大一部分进行了大规模清算工作。威廷顿第二天就前往北京,开始了作为“人民币特使”的次中国之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他又两次秘密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美国财政部一位官员说,“我们作出的判断是......在公众视线之外,还有很大的暗中采取谨慎行动的空间。“但我们意识到,需要在制度框架内扩大对话,并与政府其他部门接触,在更高层次上提出这个问题”。

  美国政府官员从未支持过舒尔默和格莱汉姆的聊城西装定做
法案,但它承认这个法案为他们应对北京提供了更大的周旋空间。在随后的7周时间里,威廷顿和特使团其他成员拜会了大量中国政府和商界的领导人,其中包括外交部、胡锦涛办公室和中国人民银行的高级官员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高层人士。

  威廷顿对这些中方人士表示,如果中国不显著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那将对美国方面产生非常不利的、布什政府也无力挽回的影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员说,到5月份时,中国有可能让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苗头已经很明显,有关部门用大量时间与新加坡金管局人士接触,了解新加坡外汇体系的运行情况。国内方面,一位与央行有工作往来的人士说,央行提出先升值5%,但由于其他部门担心升值太多影响出口,国务院(StateCouncil)决定先升值2.1%。

  在6月底一次到访中国时,威廷顿注意到了中国人准备对人民币采取行动的强烈信号。但中国人也明确表示在华盛顿或美国国会直接施压的情况下他们不会采取任何行动。于是在6月30日,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以及斯诺公开前往国会山,与舒尔默和格莱汉姆举行了并不那么“私下”的闭门会议。

  两位议员被告知,中国已准备采取行动,但除非参议院不再威胁要加征关税。结束会面后两人宣布,将把对修正案的投票表决推迟到8月浙江西装定做厂家
份国会休会期结束之后。

  上周三晚间,在中国宣布人民币升值之前数小时,布什政府收到了中国政府的正式通知,告知他们中国已经准备好调整汇率,并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这种制度将使人民币汇率得以缓慢爬升或下跌。威廷顿随后准备再度前往北京,重申美国仍希望中国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据知情人士说,香港方面事先也被告知了有关信息。这位人士说,他们有这个或者义务。

  第二天,就在晚上7点之前,中国官员向中国国家电视台晚间节目的主编发送了政府的正式声明,并指示声明要作为头条播出。声明同时还出现在中国人民银行和官方媒体新华社(Xinhuanewsagency)的站上,两家站很快就被络用户点“爆”了。

  宣传部的官员也打给国内报纸的,告诉他们在播发有关升值的消息时只能采用新华社的通稿,且不可另外作附加报导。

  一家大型英资银行驻上海的一位管理人士说:他们在管理突发事件方面的确是很在行的。我问过的每一个人事先都不知道马上就要升值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