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基尼系数背后权利不平等现象

2018-11-05 09:56:03

基尼系数背后权利不平等现象

近日,国家统计局自2000年以来首次公布的全国居民基尼系数显示,2012年基尼系数为0.474,其中2010年为0.481;由于去年12月初西南财经大学已发布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基尼系数为0.61,这种差距(百科)引起争议。 如果把争议解读为国内基尼系数的可信度之争,则未免浮于言表。只要是统计,都无法回避统计偏差,部分学者以西南财大的统计样本太小等质疑其结论不科学,人们怀疑国家统计局数据过低,透射出的是社会信用缺乏和调查统计数据的凌乱,即该争议背后是国内对基尼系数的教条化解读,即基尼系数超过0.4就会引发社会不稳定是一种数值假想敌。 我们认为,基尼系数揭示的是居民收入和贫富差距的概率分布描述,与社会稳定并不存在规范性的因果关联。其一,基尼系数不能也无法有效刻度居民对收入分配差距的容忍度,真正刻度居民容忍度的是收入差距的成因,即机会不公平、程序不正义等下的收入分配不公,才是挑战居民容忍度的根因。若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是在机会非公平和程序缺乏正义下发生的,那么收入分配差距即便低于0.35,都将触发社会不稳定;若收入分配差距是建立在机会公平和程序正义基础之上,即便更高的基尼系数都不会显着增加社会治理成本的不稳定因素。 其次,基尼系数无法有效描述不同收入阶层的流动性(百科)和开放性。如一个阶层流动摩擦成本低的社会,不同收入群体始终处于动态调整(百科)状态,机会获取成本低而公平、程序正义的社会,低收入群体大多会认为自己有机会和希望改善生存境遇,进而居民会把收入分配差距归因于自身的能力和水平问题,而非追溯制度、体制因素,从而激发居民提高能力向上增长力量,提高中国内生全要素生产率。如改革开放初中国的基尼系数在0.3左右,甚至更低,但当时社会酝酿的穷则思变的诉求,本质上就是一种潜存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其三,基尼系数无法有效揭示货币购买力之差。如当前城乡二元结构确实抬高了居民对收入差距的容忍度。如在城市与乡村、东部与西部的单位货币购买力实际是不同的,这种同一货币在地区间不同的单位购买力,使目前表观上过大基尼系数尚未实质影响不同场域居民的生存状况。不过,随着城镇化发展,大量无地少地的裸农涌入城市,城乡信息流通趋向畅通等,城乡二元结构藩篱已彻底打破,西部、乡镇的物价水平趋同于东部和城市,城乡二元制下单(百科)位货币真实购买力趋向一致,从而在生存成本趋同下,居民对收入分配的容忍度趋降。 由此可见,当前在机会公平和程序正义未有效改善等下,

木质防火门
农田灌溉管
消防泵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